早恋早孕成荣耀?平台被曝推00后怀孕视频上热门

2018年04月01日 11:17:14 来源:央视网
编辑:陈浩

 

  央视网消息:近年来,短视频与直播平台不断被曝出低俗、色情、造假等乱象,记者长期观察后发现,这些平台内还隐藏有一个混乱的少年儿童交往圈。恋爱、怀孕、生子……这些现实生活中的未成年人禁忌,都被轻易打破。其中许多行为,不仅是对伦理道德的无视,甚至触碰了法律的底线。其参与者数量之庞大、年龄之低,都远超人们的想象。

  有人在晒自家可爱的小儿女。你错了,这两个孩子,已经有了自己的孩子。这位妈妈,还不到16岁。我们能看到,墙上贴满了奖状。也许,这个甜甜的小姑娘,正在乖乖地帮父母照顾弟弟。你又错了,这也是一位16岁的小妈妈。奖状是她的,孩子也是她的。视频中的小姑娘和身后的男孩,的确的是姐弟关系。女孩在视频封面上写着:相差九岁的姐弟,你刚上幼儿园,我却已经为人父母。她15岁半,怀孕时仅仅14岁。

  这些并非极端个例。在某些短视频平台上,有数以万计的相似视频。尽管我国《婚姻法》明确规定,未达到男二十二周岁、女二十周岁法定婚龄,婚姻不受法律保护。但在这个社交圈里,低龄生子不但不需要隐藏,反而能成为炫耀的资本,为自己带来更多的关注。

  这个17岁的姑娘拥有两个孩子和五万粉丝,作品经常登上官方的热门。她会在每条视频的封面,不厌其烦地强调自己生娃多、当妈早。事实证明,“14岁早恋生下儿子”,“全网最小二胎妈妈”都有三四十万次的播放量。

  记者发现,这些未成年妈妈大多生活在农村或小城镇,早早辍学生子,往往是奉子成婚。她们社交面窄,生活单调,渴望被关注。当发现在如此火爆的视频平台上,靠强化低龄妈妈的属性能够受到瞩目,她们掀起了争当“全网最小妈妈”“全村最小妈妈”的风潮。一位15岁当妈的女孩,却将自己的名字改成了“14岁就拥有了自己的小可爱”,并以此为荣。至今,记者已在快手、火山小视频等平台中,找出了数以百计的未成年孕妇、未成年妈妈和未成年二胎妈妈。

  平台热捧早孕网红 直播私奔征友

  早婚早育现象在我国很多地方的农村一直存在,而短视频平台则让它出现在大众面前。记者调查发现,短视频平台绝非无辜,它提供的平台,严重影响了少年儿童,起到了相当恶劣的作用。

  快手网红大多早恋早孕

  在快手上,19岁女孩杨清柠,是最受欢迎的网红之一。18岁生孩子的她,和孩子的父亲王乐乐,共计拥有4500万快手粉丝,一次晒孩子的直播,能收到280万次点赞,影响力非同小可。杨清柠怀孕后,几位17、8岁的网红也争相宣布怀孕,早孕成了一种时髦。

  在短视频平台中,还有一种时尚,是穿着校服秀恩爱。这段播放了30万次的视频中写出了他们的心声:从校服到婚纱,人人羡慕的爱情。

  官方选送00后怀孕私奔视频上热门

  这是一对来自农村的00后小情侣,今天,是他们直播私奔的第65天。他们的账号不但没有受到限制和查封,反而,两人尽情展示亲昵的视频,却常常成为官方的推送热门,每条都有几万到几十万不等的播放量。这位00后女生只有1000多个粉丝,并不算网红。然而,只要她讲述怀孕四个月、却不敢告诉父母的故事,视频就会登上官方热门,被播放几万甚至几十万次。

  “小哥哥找老婆”下限低至十三岁和一米三

  “想找个13岁以上的小公主做老婆。”“想找一个十三岁以上的妹妹疼她。”我13。我14。我12。3000多个女孩积极响应。最流行的征友方式,就是在网红的视频下留言。“找女朋友,12至14岁”“找个12-15岁的男闺蜜”“想找个13-15的傻丫头”。这些风光的中学男生,一提出要找五年级以下的妹妹,就能收到两三万条回复。在他们发布的大量征友视频中,甚至提出只要身高够1米3,就有当他们女朋友的资格。

  未成年人保护机制要创新

  现在的未成年人,是与互联网共同成长的一代,在参与网络方面,有着更多的需求与习惯。让他们远离网络不现实。如何建立一套全新的未成年人保护机制,这个问题正摆在全社会面前。

  记者找到众多的未成年妈妈的背后推手,是平台的智能推荐功能。在这位17岁妈妈的主页,点开这个小三角,会出现一栏“你可能感兴趣的人”。随机点开一个,出现了一位18岁妈妈。她的主页里再点一下推荐,又找到一个小妈妈。系统源源不断地向记者推荐好友,包括这个“04年的小妈咪”。她写道:13岁的孕妈妈。有经验的姐姐们教教我怎么生孩子,怕疼。平台不但没发现,竟然还将相关内容推荐给其他用户。

  中国社科院青少年与社会问题室副主任 田丰:“如果青少年第一次看到不好的视频,它会继续推送,给青少年有一个非常负面的影响,觉得身边世界都这样。他觉得这种不正常的或者是违规的这种行为反而是正常的。”

  根据我国《刑法》规定,与未满14岁的少女发生性行为,不管是否自愿,都按强奸罪论处。

  北京建豪律师事务所律师 纪建明:“男性如果不满14岁,不用负刑事责任。满14岁,要负刑事责任。网站应该立刻下架视频,并保留证据,交给警方查办。如果没有传播淫秽内容,那么网站不用负刑事责任。”

  我们与中国社会科学院青少年与社会问题室联手,在一座小县城中,对513名家长和518名青春期学生进行了一次问卷调查。对于短视频和直播的底线在哪儿,双方的认知存在着明显差异,仅在“不该骂人”上取得了共识。家长最痛恨早恋、化妆、游戏。孩子们则认为:只要别犯法、别耽误学习就行。专家称,抵御消极信息入侵,首先家长要避免“掩耳盗铃”式管理,建立家庭支持体系。

   中国社科院青少年与社会问题室研究员 朱迪:“互联网时代对家长提出了新的挑战,享受这个信息的包容性、开放性的同时,能够以身作则的方式,帮助孩子建立起互联网行为的规范和边界。”

  原标题:未成年人网络直播刷新三观“全网最小二胎妈妈”点击量惊人

特色栏目
博聚网